九六书吧 > 碧檀记 > 第90章 (88)偷安

第90章 (88)偷安

推荐阅读:逍遥兵王恰似寒光遇骄阳雪中悍刀行一世独尊最佳女婿圣墟重生完美时代道君九星霸体诀凡人修仙传
  次日上午,冬日的暖阳从素色厚纱窗帘透进来,那厚厚的暖与亮把整间房包裹起来,颇有份意懒懒的安闲。在远处炮弹长长的嘶鸣声里,谭央睁开了眼,看到墙上的挂钟,她腾的坐了起来,嘴里叨念着,“怎么这个时候了。”

  这时言覃正坐在她旁边,穿着睡衣,小胳膊搂着个大铁皮罐子,从里面掏着饼干吃,毕庆堂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拿了杯牛奶给言覃喝。谭央急急忙忙的跳下床,内疚的说,“睡到现在,还叫孩子拿饼干当饭吃。”说罢,她往盥洗间里走,就听毕庆堂在后面轻笑着说,“你不总这样?一到周末就贪睡,倒说得好像自己是个勤快人似的!”

  听了他的话,谭央打开水龙头的手略迟疑,她本是个勤快人,并不贪睡,只是婚后太恋着他些,喜欢偎着他身上的暖,假寐懒床罢了。

  匆匆洗了把脸,谭央便急着去做饭,出盥洗间时毕庆堂将一杯新冲好的牛奶递过来,叮嘱她喝了再去。谭央接过杯子,有些迷惑的看着他,因她觉得这一切如此自然,就好像他们一直生活在一起,连一分半刻的间断都没有过。

  毕庆堂见她如此,便用冲牛奶的勺子敲了敲她手中的玻璃杯,在叮叮当当的声音里,他半真半假的笑着埋怨她,“干什么呢?可不许在我跟前走神,多叫人心里没底。”

  一锅清粥,两样家常小菜,一家人吃了饭,谭央把碗筷拿到楼下厨房里洗,言覃穿着一条白色的毛呢裙子,披着乌亮的头发,站在卧室门口等着妈妈。待谭央回来时,正看见一个外国男孩,穿着考究合体的小西装,站在楼梯上看着言覃。那孩子比言覃略大两岁,金色的头发,蔚蓝的眼睛,好看得像是洋广告牌上的外国画。

  谭央对男孩笑了笑,便带着言覃进了屋,关门前,男孩子在后面冲着言覃很轻的喊了声,“Snow-white!”

  “妈妈,他说什么?”言覃扯着母亲的手不解的问。

  “噢,你最喜欢的那个外国童话,小哥哥说你是里面的那个小姑娘。”

  言覃听了母亲的话,眼睛笑得眯成了两个弯弯的月牙。

  这一天晚上,也就是十一月十日的夜里,飞机的轰鸣声,以及此起彼伏的枪声炮声经久不绝,深夜,被吓得躲在母亲怀里的言覃扭着身体闹着,一架飞机从房子上方呼啸而过,声音大又刺耳,言覃搂着妈妈的脖子哭喊着,“爸爸,爸爸!”毕庆堂一听女儿唤他,连忙从沙发上过来,趟在女儿另一边,他拍着言覃哄道,“囡囡,爸爸过来了,不要怕了,”之后,他搂过孩子,手似是无意的隔着被子按在谭央的胳膊上,耐心的低声说,“睡吧,我在这儿呢,不会有事的。”

  分不清他的话是对孩子说的,还是对她说的。可是,怀里的女儿因此安静了下来,她的心也跟着放松轻快起来,甚至连说话的那个人,也是满怀的舒泰欢欣。在这炮火连天的夜里,一家人能躺在一张床上,何事足畏?又何事足虑?

  次日晨,西元一九三七年十一月十一日,上海市长俞鸿钧发表告全体市民书,沉痛宣告远东第一大都市——上海沦陷。

  这场耗时很久的淞沪会战终以我方的失败告终,此一役,中国投入兵力约八十万,伤亡三十万余。即便失败,即便付出了沉痛的代价,却粉碎了日本人“三月亡华”的痴梦,也争取了时间,迁出了华东的工厂与学校,为长期抗战保存了实力,更叫全国上下一致抗战的决心,无比坚定。

  在这片处处哀鸿的土地上,多少民众流离失所,多少家庭失去亲人,然而,偏安于租界一隅的毕庆堂,日子却过得格外舒坦。

  战争失败,家园沦陷,毕庆堂想起来间或也会有些不快,可这份不快是酒足饭饱后,在戏台下看戏,正看到秋风五丈原时生出的悲切,故事是人家的,他的感慨是局外人的感慨,他不是迂夫子,不会为古人担忧。国家罹难,他却是游离于外的另一个国,不管外面的世界如何风雨险恶,他都自恃有那个本领,能给他守护的人以长久的安乐与康宁。

  在这区区一间卧室中,谭央和孩子都在跟前,无论什么时候,一抬眼就能看见她们,他颇有些飘飘然的自得满足。偶尔去隔壁和陈叔说话时,他还感慨,从前怎么就心那么野,要住那么大的宅子干什么?只要心是满的,两间房就足矣了。

  自打住到这里后,毕庆堂在抽大烟上格外节制,烟瘾上来了也挺着,满头大汗难受时,他就躲去陈叔的房间,挨不住了才抽两口。谭央和陈叔见了自是欣慰,还盘算着,照这样烟瘾渐渐小了,一年半载后自然就戒了。

  谭央做饭的本领一向有限,毕庆堂和陈叔倒也都不挑,只是言覃,自小在蜜糖罐里泡大,毕公馆的厨子手艺高,也养得她的嘴刁得很,妈妈做的菜连吃了几天就造起反来。看着喂饭时头摆得像拨浪鼓的女儿,谭央犯起难来。毕庆堂哭笑不得撂下筷子吩咐谭央,“厨房里还有什么?你去给我洗好了切出来。”看着谭央不解的目光,他才又补了一句,“我做,我给这小祖宗做饭吃!”

  毕庆堂大摇大摆的进了厨房,谭央跟在后面为难的说,“你真要做啊?可做饭这东西不是一朝一夕就学得会的!”毕庆堂一面点头打量着厨房里的东西,一面语意不善的调侃她,“做饭这东西,天分最重要。我想我再不济,也不会更差些吧?”“你不是这几天,顿顿都喊几遍饭好吃、菜可口吗?”“由此可见,我讨好你的心,荒谬到何等程度了!”

  毕庆堂好整以暇的等着谭央把菜洗净切好,然后他施施然的拿起了锅铲。谭央看着他那一身笔挺的西装便叫他穿上围裙,毕庆堂瞥了一眼她手里的碎花围裙,冷哼一声,摇了摇头,从矮柜上端来了油碗。谭央不由分说的将围裙拿过来,“你就带上吧,没人看见,不然衣服溅了油,还不是要我洗!”毕庆堂低头看着面前为他系着围裙的谭央,眼神一黯,随即猛的抬手把她紧紧搂进怀里,哽咽半晌才痛声道,“小妹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碧檀记最新章节http://www.96shuba.cc/article/237072/,欢迎收藏本书
手机看碧檀记http://m.96shuba.cc/article/237072/碧檀记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碧檀记》版权归原作者雯舟舟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桃娇春媚摄政王的纨绔嫡妃修仙后我穿回来了小编的魔晶猎人重生到六零总裁崩了对谁都不好[快穿]重生末世之嗜血天凰快穿之据说我是白莲花?史上第一佛修妙医神相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九六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