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六书吧 > 碧檀记 > 88(85)困境

88(85)困境

推荐阅读:逍遥兵王恰似寒光遇骄阳雪中悍刀行一世独尊最佳女婿圣墟重生完美时代道君九星霸体诀凡人修仙传
  “你说什么?”谭央听了陈叔的话,半天没回过神儿,待明白过来后便手忙脚乱的去开车门。陈叔狠狠抵住车门,“少夫人,你现在去问少爷,他不会承认的,他不让我对你说!”陈叔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他在上面看着咱们呢,你先回去,晚上十点以后,小小姐睡了你再来,我给你开门。”

  谭央心慌意乱的开车往出走,在街口转弯时差一点儿就撞到了树上。把车停在道旁,谭央失魂落魄的坐在路边,初冬时节,一派萧索,寒风把残枝刮得哗哗直响,更把这份荒凉,演了个生动。

  他说他一片真心的爱着她,却依旧果决狠辣的杀了她身边所有至亲至近的人。在他的世界里,爱情可以和一切外物割裂开来,她却做不到,更无法理解。一面是情深似海,一面是仇不戴天,她在这样险峻窘迫的境地里苟且的活着,她愤怒委屈自责无助,若不是尚算得心性坚定,恐怕早就被逼疯逼死了。她凭着一份孤勇,用尽所有气力的往出走,就在眼见得些许希望时,他却用自己固执独断的爱,毁了她所有的退路与出口。

  夜深苦寒,陈叔悄无声息的打开了毕公馆的后门,谭央就站在院墙外。陈叔看见谭央身上的薄呢大衣,心有不忍的问,“少夫人,您来了多久了。”“一直没走,”她心不在焉的望着陈叔,淡淡的说。

  “他抽了多长时间了?”谭央艰难的问。陈叔叹了口气,“一年多了,从去年秋天知道你病了以后。鸦片这玩意是怎么回事儿,别人不知道,少爷能不清楚吗?所以开始的时候也尽量控制,也想着断,小小姐得肺炎你来照料的那段时间,他抽的最少,我都以为他这就要戒了呢。可你走后,还是不行。若说是真正不管不顾的抽开,还是今年春天的事,我反复问他因为什么,他说他大概没什么机会了,因为仅有的一次机会,也被他错过了。几个月前少爷忽然烟瘾大了起来,那个抽法,不要命了一样,我问不出原因来,可估摸着,你们大概又闹了什么矛盾。”

  谭央一声不吭的往前走,看着她的背影,陈叔紧锁着眉头,带着怨气的低声自语,“早知今日,十三年前在同里,那晚上,我就该……”

  陈叔把谭央带到楼上的房门前,悄无声息的走了。谭央鼓足勇气才伸手旋开门把手。屋里很暗,只开了盏壁灯,毕庆堂穿了睡衣背对着她,躺在睡榻上。谭央能看见他吐出来的烟雾,形状可怖,仿佛是燃了许久的人膏蜡烛。

  毕庆堂听见有人进来,便不耐烦的说,“陈叔,你回去睡觉吧,不用管我!”谭央想开口说话,却发不出声音来。毕庆堂发觉人还没走,不悦的回过头,刚要说话,看见站在门口的谭央,顿时怔住了。少顷,回过味儿来的毕庆堂第一反应竟是把手中的烟枪藏在身后,可是谭央又怎么会看不到。心知肚明的毕庆堂自嘲一笑,起身下了地,谭央站在昏暗的灯光下望着他,眼睛里亮晶晶的,是泪,还有满眼的悲悯与痛楚。

  毕庆堂不敢多看,忙移开眼,打起精神笑着戏谑,“小妹,这大晚上的偷偷摸摸的跑进来,是不是一个人睡不着觉,找我解闷儿啊?”说着,他走近了,伸出手就去搂谭央,带着蛊惑的语调,柔声说,“来来,大哥哄你睡,叫你睡到明天中午都下不来床!”

  毕庆堂刚把谭央揽到怀里,还不及搂实,却被她伸手推开。谭央用发抖的声音质问他,“你要干什么?鸦片这东西不能碰你不知道吗?”毕庆堂背回手去,事不关己的回答,“玩玩嘛,也不能怎样,你不用操心。”

  谭央见他这个态度就急了,“你说的轻松,吸大烟还说是玩!你和你父亲做了那么多年鸦片生意,大烟这东西害过多少人你会不知道?”毕庆堂冷哼一声,“那是别人,我有的是钱,就算是抽到一百岁,也沦落不到卖儿卖女的地步!”“就你这个抽法,还想活到一百岁?”话说出口时,谭央撑不住的哭了出来。

  毕庆堂不屑的笑了,低头看着谭央,机械的重复着,“活到一百岁。”“你就戒了吧,趁着时间还短!”谭央看着毕庆堂,眼里转着泪花,恳求他。毕庆堂走了两步,坐到榻上,瞥了一眼烟枪,明显的不耐烦了,“我有分寸,你少来管。女人若是管得宽了,就惹人腻烦了!”谭央见他如此执迷不悟,束手无策之际目光落到了榻上,她失了理智的冲到榻边,看都不看的端起托盘上的烟枪烟灯等一众器具,冲动的喊,“我让你还抽!”说着,来到窗户旁,打开窗子就要往下扔。毕庆堂稍一愣,忽的在后面气急败坏的喝道,“住手!你给我住手!”

  谭央被他这一声喊唬了一跳,手上的动作慢了两秒,这时毕庆堂一个箭步冲过来,就在托盘撇下去的那一瞬间,他一把抓起托盘角落的东西,稳稳攥在了手中。虽然颇为仓促,可谭央还是看清了,是戒指,是那年他从香港带回来的那枚钻石戒指,在她手上,戴了整整八年。

  多少人期盼能情比金坚,爱比石固,到头来总是一场空,诚然悲哀;而他们,金石宛在,情爱犹存,却再不能相守,这才是悲哀中的悲哀。

  谭央无力的瘫坐在窗下的沙发上,上气不接下气的哭了起来,绝望无助。毕庆堂自来是最看不得谭央哭的,她这样哭着,便像是剜着他的心,更何况,谭央此时哭的因由,他懂。毕庆堂迟疑片刻,猛的坐到谭央身边,伸出手将谭央踏踏实实的箍在了怀里,还不待谭央挣扎,他就在她耳边急切而坚定的说,“就一会儿,就一会儿!”

  谭央心头一涩,没再动,他身上的体温,呼出的气味,甚至于他穿的睡衣的质地,都是她再熟悉没有的,那都是她平日里不敢直面不愿承认的深深眷恋。毕庆堂看着怀里的谭央,闷声道,“刚刚身上那么凉,还要推开我,不叫我抱!”语气里有气有怨,更有浸满辛酸的微甜。拥着怀里的谭央,毕庆堂的心中百感交集,酸楚难辨。两个寒暑的光阴,是漫长人生的短短一瞥,却是他平生里,最艰难的两年。

  谭央低声哭着,毕庆堂颇为无奈的轻抚她的肩,她的背,手指顺着脊柱两侧轻轻滑过,虎口掠过脊柱,到腰下时,谭央身上不自主的一颤,毕庆堂见状,心头一动,便又将她搂紧了几分,继而缓缓低下头去吻谭央的鬓角。他的嘴唇碰到她时,她忽的止住了哭,稍一愣便扭过头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碧檀记最新章节http://www.96shuba.cc/article/237072/,欢迎收藏本书
手机看碧檀记http://m.96shuba.cc/article/237072/碧檀记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碧檀记》版权归原作者雯舟舟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桃娇春媚摄政王的纨绔嫡妃修仙后我穿回来了小编的魔晶猎人重生到六零总裁崩了对谁都不好[快穿]重生末世之嗜血天凰快穿之据说我是白莲花?史上第一佛修妙医神相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九六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