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六书吧 > 碧檀记 > 65(62)重逢

65(62)重逢

推荐阅读:逍遥兵王恰似寒光遇骄阳雪中悍刀行一世独尊最佳女婿圣墟重生完美时代道君九星霸体诀凡人修仙传
  几天后的一个傍晚,谭央在办公室里用新装的电话机打了一通电话。

  “喂,是刘法医官的家吗?您好,打搅您了,我姓谭。对对,是我前段时间找您,我知道您现在有时间了,可我想,那件事就不麻烦您了吧。时间过去十多年了,就如您上次说的,时间太久,不一定查得出来,况且,也不想扰了死者的安宁。好的,还是要谢谢您,再会。”

  收了线后,谭央靠在椅子的靠背上,长长的舒了口气,看向窗外,日暮的霞光照到她的脸上,静谧安宁。

  也许搞不清父亲的死因,她便算不得一个恪尽孝道的女儿,可是父母双双在同里的秀美景色中安静的睡了那么久了,死去的人需要安宁,活着的人更要安宁。若是查出父亲的死与毕庆堂无关,她便会高兴?便会原谅他吗?表叔、老马和许伯伯父子,那些鲜活的生命又怎么能一了百了?假若父亲真的死于非命,并且这死和毕庆堂脱不了干系,她真的想不出自己要如何才能多恨他一些,那个她爱着的并且爱着她的男人,那个她宝贝女儿的父亲。

  那个晚上,她原以为自己是做了个梦,在梦里,他们不顾一切的缠绵交欢,肌肤相亲,唇齿相磨,他热切的吻与抚慰叫她沉醉其中不能自拔,只是这个梦异常的真实,尤其最后他那个深深的吻,她甚至都感觉得到他脸颊上流淌下来的温热的泪。当她清醒过来的时候,看见毕庆堂坐在沙发上一面看着她,一面吸着烟,那样的场景和味道,就像八年里他们生活在一起的任何一个早晨。

  她悲哀的明白了,自己既希望那个梦是真的,又希望那一晚上的缠绵只是一场梦,她恨自己的怯懦不争气,更恨自己竟还是恋着他的。所以当她强打精神去责备他时,只两句,就撑不住的放肆大哭起来,他慌了神的安慰她。其实,他混迹江湖那么多年应该很清楚,这种迷药吃了的人或多或少是有知觉的,可他见不得她伤心,便急切的把一切都揽到自己身上,说她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全不关她的事。也因此,这一刻她便觉得,那个一向呼风唤雨无所畏惧的毕老板,她的大哥,竟也是个可怜人。

  万丈红尘里,谁也不比谁好到哪儿去,看得到的是光鲜夺目烈火烹油,看不到的皆是千疮百孔悲辛无尽。

  从那以后,毕庆堂就如自己应承的那样,再不去打搅谭央,再不出现在谭央的生活中。即便谭央去毕公馆接女儿也看不见他,与她交接的是陈叔。接了言覃,还要顺带跟着司机女佣保镖,谭央说不用不用,陈叔却固执的说,一定要,这是少爷的意思,少爷有多疼爱小小姐,少夫人还不知道吗?谭央没办法,只得租下公寓隔壁的房间来安置跟过来的人。

  谭央知道毕庆堂一向很疼爱言覃,但当她在言覃头发上看到一枚镶着黄豆大钻石的蝴蝶型发卡时,她就对这样的疼爱不敢苟同了。所以那个周六下午去接言覃,谭央主动问起了毕庆堂在不在家。陈叔听见谭央的话欣慰极了,就好像盼了多久的事终于实现了一样。

  陈叔笑着,连带着一脸的皱纹盘在一起,“在!在!就在楼上!我带你上去!”就像怕谭央反悔一样,陈叔急急忙忙引着谭央上楼,看着前面有些佝偻的身影,谭央惊觉这一年陈叔老得这样厉害,她在后面轻声说,“陈叔,你也要注意身体,毕竟是上了岁数的人了!”陈叔停下脚步,扶着楼梯扶手回头瞅了谭央一眼,叹了口气,“我的身体倒没什么,只希望你们两个人能好好的,不然,我是不放心去见老爷的!”低头又走了几步,陈叔又无奈道,“少爷的烟瘾越来越大,等下你说说他!”

  来到房门前,谭央等陈叔进去和毕庆堂说,陈叔却笑着摆手,轻声说,“你去,你自己进去!”说话时,脸上的表情像个孩子,酝酿着淘气的孩子,全不是谭央认识的那个深沉克制的陈叔。

  谭央轻轻敲了敲门,里面没答话,过了一会儿,谭央又去敲门,里面传出了不耐烦的声音,“陈叔,你就进来嘛!”谭央清了清喉咙,“是我,谭央。”沉静了片刻,就听见急促的脚步声,门被呼啦一下打开了。他们站在门的两边,谭央看见毕庆堂脸上那辛酸又牵强的笑,忙稳了稳神,“毕老板,我有些事找你说。”一声毕老板让毕庆堂立时收住了笑,他扶住门侧过脸去叹了口气,再回头是便换上了交际场上用惯了的老练热络,“来来来,进来说。”

  进屋后面对面坐下,毕庆堂一面拿起桌上的茶壶为谭央倒水,一面热心的问,“怎么样,最近医院还好吧?忙不忙?”谭央道,“还好,医院这种地方总是那样。”毕庆堂听着便点头,“估计你们也是不得闲的,”说着他将斟满茶水的茶杯推到谭央面前,简短的说,“喝茶。”

  谭央点头谢过,没喝茶便直奔主题,“我上周看见囡囡带了个钻石的发卡,我觉得对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来讲,太贵重些了吧?”毕庆堂想了想,“噢,你说那个啊,她看见方雅姐戴了一对,很喜欢。”“再喜欢也不该叫她戴,哪有一个小孩子把普通人家一辈子才能攒得下的财产都顶在脑袋上的?”毕庆堂无所谓的一笑,“只要孩子高兴,我又花费的起,没什么大不了的!”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叹道,“再说,孩子要妈妈我办不到,要别的,我还能拒绝吗?”

  谭央听他的话就愣住了,心里一紧,不知该怎么说了,两个人彼此无语,沉默良久。半晌后毕庆堂才无奈的应承道,“好,不叫她戴了吧,我以后注意分寸就是,”说着他又把茶杯向谭央的面前推了推,“喝茶吧,不然凉了。”谭央见他这么热心的要她喝茶,便捧起茶杯喝了一口,可是这口茶甫一入嘴,她便愣在那里了。

  这是今年最新的福州龙团珠茉莉香片,她最爱喝的茶。谭央爱极了这份清香沁脾,从前也曾沏给毕庆堂尝过,可毕庆堂只喝了一口就皱眉道,太难喝了,一股子脂粉香。想到这里,谭央才注意到毕庆堂手边那一壶热气腾腾的茶水,他自己并没喝,只为她倒了一杯。

  他是每个周六都沏上这样一壶茶候着她吗?思及此处,谭央将茶水缓缓咽下,接着很认真的喝完了那杯茶,毕庆堂便在她对面抽着烟。当谭央放下茶杯起身告辞的时候,看见了毕庆堂手里的象牙烟嘴,上面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碧檀记最新章节http://www.96shuba.cc/article/237072/,欢迎收藏本书
手机看碧檀记http://m.96shuba.cc/article/237072/碧檀记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碧檀记》版权归原作者雯舟舟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桃娇春媚摄政王的纨绔嫡妃修仙后我穿回来了小编的魔晶猎人重生到六零总裁崩了对谁都不好[快穿]重生末世之嗜血天凰快穿之据说我是白莲花?史上第一佛修妙医神相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九六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