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六书吧 > 碧檀记 > 64(61)缱绻

64(61)缱绻

推荐阅读:逍遥兵王恰似寒光遇骄阳雪中悍刀行一世独尊最佳女婿圣墟重生完美时代道君九星霸体诀凡人修仙传
  胡连成拿着披肩满屋子找谭央而不可得的时候,一个佣人告诉他,谭小姐头疼先走一步,不用找了。而在这个时候,方雅小心翼翼的打开洋房的小角门,毕庆堂横抱着谭央出来后,直接坐到了停在角门外面的汽车上。

  司机从后视镜看见毕庆堂怀里的谭央很是惊异,居然转过头又看了一眼,毕庆堂似是无心的说,“太太喝醉了酒。”

  他本没必要向手下人解释什么,可潜意识里,他却想叫人知道,他和她还可以像从前一样,哪怕这个人是个不相干的人。司机听了笑着说,“看得出太太是不能喝酒的,不过女人喝多了酒,就会吐真情!”说完就点火发动了汽车。

  不知是不是错觉,毕庆堂觉得这个跟了他十来年,一向不露声色的司机,今日竟有了显而易见的喜悦,连挂档转方向盘的手势都轻快了许多。这一刻,他想,以后的日子他要对这个老司机更好些了。

  “先生,咱们回毕公馆吗?”

  “不,去太太住的公寓,看看她这几个月过得是怎么个糊涂日子。”

  车在静寂的夜里驶在光影摇曳的上海街头,毕庆堂把谭央紧紧搂在怀里,她身上的温度与馨香那么熟悉,叫他想起他们新婚的那个晚上,他也是搂着不省人事的她坐在车上。八个寒暑的长度并不短,可如今回想起来却依然历历在目。他低下头一丝不苟的盯着自己怀中的小妹,他要把这个晚上记得牢靠些、再牢靠些,牢靠到足够使他在余生的光阴中细细品赏。

  司机帮毕庆堂开了公寓的房门后便识趣的离开了,当毕庆堂看到他以为的‘谭央的糊涂日子’时,他的心忽悠一下子,慌了起来。

  屋子整洁干净,家什齐全,桌子洁白台布上的花瓶里摆着一束百合,茶几上有两本杂志和盛放着凉开水的玻璃水瓶,门口的月历牌上有用自来水笔写上去的每日要做的事,厨房里有米有菜有盐有茶,书房里有桌有椅有字有画,两个卧房各摆着一张单人床,一张床是玫瑰粉的床单,床上还有几个洋娃娃,那是谭央为女儿准备的。另一张床,天青色的被褥叠得整齐,枕边摆着几本外文书,昏睡着的谭央便被放在了这张床上。

  此时此刻,谭央身上那件海棠红的旗袍以及她头发上的波浪卷在青白色的灯光下,刺痛着毕庆堂的眼睛,谭央那陌生而美丽的装扮以及这间陌生却秩序井然的公寓,叫毕庆堂这个半生铤而走险的冒险家的心中,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他带着怒气的将自己的衣服一样一样的脱去,又一样一样的扔得满房间都是,他要把自己的痕迹留在谭央生活的房间里,更要留在谭央的心上、身上……

  他就这样扑到床上将谭央压在身下,然后蓄意报复似的撕烂了她身上那件海棠红的旗袍,绸缎撕裂时产生尖利的声响,听在耳中凄厉至极。他把她头上的发弄乱,然后埋下头去吻她的耳后,吮吸着她细腻白皙的颈部,凭着记忆,他可以想象的出她什么时候会笑着躲开,什么时候会喘不匀气,什么时候又会攀住他的肩。在熟悉的身体上,他想象着她的回应,虚虚实实中,他几个月来的思念与伤痛被暂时的麻醉了。

  这一刻,尽管他身下的她是不省人事的傀儡他也满足了,可他是不是真的忘了,不久前他明明还向她信誓旦旦的叫着,他毕庆堂还没沦落到去碰一个不省人事的女人!不过短短数月的时间,他终是沦落了,如此苦捱下去,他实在不知自己最终会沦落成什么模样。

  他的爱与思念像一把火,他只有将这火化成欲念纾解出来方能得到片刻的慰藉。也因此,这次他没有分寸没有节制,他随着自己的心纵情纵性,在一次次迫不及待的动作下,他竟然那么快就达到了顶点,快得他自己都吃惊。这么多年来女人卧于身下,他从未这样失态过。

  就当他越攀越高的时候,他居然感到了他的小妹也随着他舒缩起来,就在他们一同达到巅峰的时候,神智不清的谭央竟然吟哦出,“大哥,大哥……”毕庆堂听罢便山崩地裂般的倒了下来,头埋在谭央的颈窝里,他泪盈双目不能自持。

  这一刻,他竟别无所求的满足了,他甘愿独自将这缱绻的一时,当做两个人厮守了一辈子……

  在这个夜里,他用肌肤之亲温暖着自己绝望的心,他用尽手段,只为让谭央在爱的顶点再喊一喊他大哥。可这个夜于他而言,终是那么短暂,很快天光大亮。谭央偶尔动了动手指,药效退了,她渐渐的恢复了知觉。

  毕庆堂深深的吻了她,那个吻持续了很久。随即起身穿上裤子,翻出口袋里的烟,疲惫不堪的坐在床对面的沙发上,慢悠悠的抽起烟来。所以当谭央醒转过来的时候,睁开眼便看到毕庆堂光着上身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吸着烟。

  谭央坐起来,低头看到不着一缕的自己和身下狼狈不堪的床单,她又羞又恼,狠狠的盯着毕庆堂。毕庆堂并没有看她,只是把烟灰弹到了地上,不怀好意的笑了,“昨晚你喝多了,引诱我;我也喝多了,没把持住。咱们老夫老妻,轻车熟路了。”“你胡扯!”谭央大声喊道。“胡扯什么啊,你舒服得如仙如死的时候大哥大哥的喊,你忘了?”毕庆堂带着几分得意的揶揄着。

  谭央愣了片刻,随即便一头倒在床上大哭起来,这哭声毫不克制,充满了绝望与无助。她这一哭把毕庆堂哭懵了,可是只一瞬,毕庆堂便彻悟了,不论她把生活经营的多么井井有条,把衣着收拾的多么光鲜亮丽,她的心境同他的心境,竟是一般无二的……

  毕庆堂将烟扔到地上,冲到床上狠狠的抱住了哭的天塌地坼的谭央,大声的解释,“小妹,我哄你的,你什么都不知道了,你被下药了。你不要哭,是我,是我叫方雅姐在你的酒里下了药,吃了这药的人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小妹不要哭了,你听见我说的了吗?”

  可是谭央的泪像一泻千里的山洪一般收不住、停不下,谭央就这样上气不接下气的哭,毕庆堂就紧紧搂着她,哭到最后,她用沙哑的嗓子期期艾艾的说,“求求你,求求你,别再来招我,我还得活下去,我还有囡囡!”这句话说罢,毕庆堂便觉得五内俱焚,巨大的悲怆排山倒海而来,他却硬撑着点头答道,“好,好,你放心。”

  在这个偌大城市的小小一隅,在公寓的伶仃单人床上,她任情任性的哭着,他心痛又没奈何的守着,不知过了多久,谭央的哭声渐渐停息,毕庆堂小心翼翼的为她拢了拢头发,摸到她冰凉的后背,又连忙拽来床边他的白西装外套为她披上。

  谭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碧檀记最新章节http://www.96shuba.cc/article/237072/,欢迎收藏本书
手机看碧檀记http://m.96shuba.cc/article/237072/碧檀记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碧檀记》版权归原作者雯舟舟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桃娇春媚摄政王的纨绔嫡妃修仙后我穿回来了小编的魔晶猎人重生到六零总裁崩了对谁都不好[快穿]重生末世之嗜血天凰快穿之据说我是白莲花?史上第一佛修妙医神相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九六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