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六书吧 > 碧檀记 > 59(56)旧友

59(56)旧友

推荐阅读:逍遥兵王恰似寒光遇骄阳雪中悍刀行一世独尊最佳女婿圣墟重生完美时代道君九星霸体诀凡人修仙传
  谭央筹备医院竟是出奇的顺利,去当局办手续,一上午就办妥了;打算进药品买器械,便有可靠的供货商上门兜售;想为刘法祖找助手,赵绫凑巧送来三四个年轻人,说想叫这几个年轻人学学西医,只要她的人谭央敢收就行;开张前,方雅在报纸上为她买了一个版面,连登了一周的广告;连一块牌匾都是宝隆医院的马院长署名写就的。这可当真是瞌睡了便有人递枕头,有如“神”助。

  就在这个初夏,细雨新停,正是晴日,“谭氏西医院”在鞭炮声中,紧锣密鼓的开张了。

  医院开张本不用多热闹,可方雅偏就爱热闹、好场面,自作主张的拉来了她舞厅的乐队,还找来了舞狮的戏班子。这厢里领结燕尾服,奏着欢乐颂;那边却锣鼓喧天,两只狮子斗得难解难分。这也正是热闹非凡,中西合璧,不伦不类。

  方雅还令人抬来一大块匾,她撺掇谭央去揭匾上的红布,就见匾上斗大的四个金字——“客似云来”。谭央哭笑不得的问,怎么不是妙手回春,悬壶济世?方雅捂着嘴媚笑道,那是中医的做派,你小看我,我才不露那个怯哩。谭央摇头苦笑,叫人把匾搬到了林稚菊的产科病房,不管怎么说,添丁进口的总不介意多多益善吧。

  医院刚放完鞭炮就来了几个病人,小打小闹头痛脑热的,开了药便千恩万谢的走了。更有甚者,还送来了个不省人事的女人,吴恩拿着小手电刚要去照她的瞳孔,她腾地一下就坐起来,说是好了,还跑到大门口满世界的嚷嚷,这个医院的医生比神仙都厉害。门口来往看热闹的人见了,也有眼皮子浅没主意的,便也进来看看腰酸背痛的旧病。

  谭央瞧见这情景,无奈的问方雅,这也是你请来帮忙的?方雅眨巴了眨巴眼睛,含含糊糊的说,嗨,帮人帮到底嘛!

  等到中午方雅要走时,谭央特地送她出来。谭央自是千恩万谢,可方雅却连连摇头,想了半天才说,“哎,我真怕自己罔担了虚名!你不要来谢我,真正该我帮你的事情,我没帮到!”谭央看方雅一脸的愧疚,叹了口气,“那才是他,他怎么会听别人劝,他要叫我离了他就见不到女儿,我不回去,他才不会开这个恩呢!我原不该奢望的。”

  谭央说罢将头转向旁边,那奶黄色的砂面墙上爬着刚抽嫩芽的藤萝,小小的绿叶在风中细微的抖动,像小昆虫的翼。谭央看着看着,眼睛就模糊了,她尽量睁大眼睛,不叫泪水落下来。

  可方雅看不到这些,还笑嘻嘻的说,“那你就回去嘛,我看他既没有别的女人,也没有变心,他还是那样恋着你的,还是处处为你着想。有多大的事情嘛,你是书读多了要独立,你再独立也要找个男人过日子,庆堂多好,你信我,我满上海滩捞!也捞不出比他还疼你待你好的男人了……”

  方雅兀自说着,冷不防谭央声嘶力竭的冲她喊,“方雅姐!换你!你会回到图谋你财产、杀害你亲人的男人身边,和他过下半辈子吗?更甚至,这人可能还是你的杀父仇人?”谭央转过头时,方雅看到她满眼的泪水,谭央脸上的愁苦愤恨叫方雅的心猛的一紧。

  方雅愣愣的站在那里,有些难以置信,又有些恍然大悟,她嘴里虽然反反复复的说着,这怎么可能,这怎么能够,可是心里到底是深信不疑的,毕庆堂和他父亲是什么样的人,方雅再清楚没有了。未几,她也不说话了,便与谭央面对面的站在大道边,初夏的风轻拂脸面,是这个死气沉沉的世界的唯一动态,这一点点风却吹得人眼睛生疼,心口发闷。

  后来说不清过了多久,方雅一扫一贯的嬉笑模样,一本正经的对谭央说,“央央,是姐姐莽撞了,你受苦受委屈了,囡囡的事,我来帮你想办法,实在不行咱们就同庆堂闹到法庭上去,我为你物色律师,前几天我倒是听朋友讲有位律师,是个有本事有胆量,也有背景有野心的,专门是不怕庆堂这种只手遮天的人物的。”

  谭央低下头轻声问,“我能指望在上海滩同毕庆堂打官司打赢?方雅姐,连我都觉得不着边的事情,你怎么……”

  方雅伸手去拽墙上的藤萝叶子,她深深地望了一眼谭央,你副这你就不懂了的高深笑容,“哪个说这官司要打赢啊?庆堂那样场面上的人物,面子是第一位的,你和他抢女儿闹得沸反盈天的,不管官司怎么打,他就先输一程了,而且,”方雅顿了顿,盯着谭央幽幽的说,“我看他还是不死心,只肯承认你们闹了别扭,对离婚这两个字忌讳得不得了,连我都说不得,他能让这事搞得街知巷闻?一准看了个苗条就要息事宁人了!”

  谭央别了方雅回到医院里,下午倒真来了几个带孩子看病的,小毛头们在诊室里跑着哭着,喧闹而拥挤,叫谭央虚空的心也渐渐充盈起来。

  谭央本想着医院是个慢慢经营,积累口碑、积攒名声的行当,本没抱太多指望,却没想到,一直到下班,她与吴恩的病人都没断过,刘法祖治了个打架脑袋开瓢的,林稚菊还收住院了个来保胎的会计太太。谭央思量着,医院开的位置不错,方雅为她做的戏做足了,再有,他们四位医生也都是有些本事的,便算是天时地利与人和都占上了。

  傍晚,谭央收拾了东西,又楼上楼下的转了一圈,打算回家的时候,医院的大门口却站了个戴着大檐太阳帽,穿着水蓝色洋装的女人,帽子的檐压得极低,遮住了她的眼睛,只看见一个尖尖的鼻头,还有嘴上挂着的,那俏皮爽朗的笑。

  “湘凝!”谭央几乎冲口而出,那声音里有控制不住的吃惊与欣喜。

  章湘凝摘下帽子,露出了齐耳的短发,她笑着去揽谭央的肩,“怎么,没想到是我吧?”谭央握着她的手开心的点头。

  章湘凝随即笑嘻嘻的说,“央央啊,我的谭大院长,我昨天一回国就看见报纸上说谭央女士开了西医院,本想着大早上给你捧捧场,可是我太不争气了,一觉睡晚了,还被我家老头子拉去训话,从中午骂我,一直骂到现在!”说着,她还吐了吐舌头。

  一般来讲,两个很要好的女孩子在一起,总是一个调皮泼辣孩子气些,另一个温柔持重颇有姐姐样些。谭央从来都是后者,她笑着去刮章湘凝的鼻子,“还留洋回来的剑桥女博士呢,怎么还和在敬业中学一样,撒娇!贪睡!被父亲骂!你的建筑学是怎么读下来的?”

  章湘凝笑呵呵的去拨谭央的手,“我哪有你的福气,毕老板多纵着你啊,说读书就读书,说留洋就留洋,这不,学上完了,还给你开个医院哄你玩。”说着,章湘凝打量着医院的房子,啧啧称赞着。

  谭央收回手,叹了口气,强挤着笑容,尽量语气和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碧檀记最新章节http://www.96shuba.cc/article/237072/,欢迎收藏本书
手机看碧檀记http://m.96shuba.cc/article/237072/碧檀记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碧檀记》版权归原作者雯舟舟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桃娇春媚摄政王的纨绔嫡妃修仙后我穿回来了小编的魔晶猎人重生到六零总裁崩了对谁都不好[快穿]重生末世之嗜血天凰快穿之据说我是白莲花?史上第一佛修妙医神相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九六书吧